久财券现为

友情链接taiwanzy.com

“今日台湾,明日香港?”(一)

作者:ChairmanRabbit来源:……

精选文章  0

作者:Chairman Rabbit
来源:tuzhuxi(ID:chairmanrabbit)

“今日台湾,明日香港?”(一) 精选文章 第1张


笔者对台湾问题一直保持关注,偶尔会与台湾友人一聊,了解情况。最近对台湾大选提及不多,因为判定2020年台湾大选的结果其实早有定数:按台湾政治的逻辑,香港运动的发生使得韩国瑜直接成为炮灰。香港运动的受益者就是民进党,它们没有浪费这一“天赐良机”,发动强大的选举机器,最终取得压倒性的胜利。

本文拟结合香港情势,综合看一看台湾与香港问题。文章分几部分:

一、选举结果

二、政治基本盘

三、选举政治

四、前瞻

一、 选举结果

选举是台湾地方领导和“立法院”同时进行,民进党分别取得压倒性大胜。

具体选情结果,网上信息比较多了,笔者不赘述。提几条关键的:

1、 本届合资格选举人总数1,931万人,投票率74.9%,有效投票人数合计1,430万人。蔡英文817万票,占投票数57.1%;韩国瑜552万票。占投票数38.6%,宋楚瑜61万票,占4.3%。由于亲民党的宋楚瑜是从国民党分流出来的,韩-宋可做泛蓝营,共取得43%的票。)(蔡英文取得历史最高票,超过了她上届的689万票,还超过了“马萧”配的765万票)

2、 这里需与2016年大选做一比较,2016年,选举人数1,878万人,投票率66.3%,其中有效票1,228万。蔡英文得票689万,占投票数的56.1%,蓝营方面朱立伦381万票(31.04%),宋楚瑜157.7万票(12.8%)。朱立伦与宋楚瑜合共得约44%的票

3、 2020年台湾大选,合资格选民多了50万左右,影响不大,但投票率上升达8~9%(从66%上升到75%)。大数匡算,假设合格选民1,900万人,上升9%左右相当于多了170万人出来投票。投票率上升的原因,当然是2019年的特殊性有关,中美冲突、香港运动,等等。所以这次大选意义重大(可能比一般的大选还要更重要),台湾人纷纷出来投票。

4、 这些多出来的参与者,可能是首次投票的年轻人,也可能是往届没有参与投票,这次被动员出来投票的。两党都调动最大资源,但最后结果还是6:4(两次大选结果,蔡英文/民进党得票数约57%。蓝营(国民党/亲民党)约43%,变化惊人的少。同一日也举行了立法会选举,民进党的票数略有下降(从2016年的68票下降到2020年61票),但仍然是绝对多数,且与其他绿营党(是时代力量、台湾基进等)加起来也是60%的水平,所以民进党 vs 蓝营就是六比四,是目前绿对蓝的基本盘。这与香港11月份区议会的情况非常相似:泛民6,建制派4.。台湾人口的大多数是绿营

台湾大选四年一次,民进党再次同时掌控行政与立法机构,未来四年,他们将进一步将台湾推向绿的方向,以政治为基础,尽一切力量去影响台湾的未来。

二、 政治基本盘(台湾与香港的政治基本盘比较探讨)

以下再结合香港问题看看台湾,很多问题就清晰了。既能帮助了解台湾,也能帮助了解香港。

笔者挑一些重要的观察简单说说。

1、 台湾早就完成了本土政治意识的构建,香港还在初期阶段

从李登辉开始,台湾即从文化教育开始进行了系统性的“去中国化”,逐渐构建、并确立了“台湾人”及台湾政治体的意识构建,台湾的本土政治认同往往又是选举政治中的核心议题,多年来,通过选举政治不断得到加强,深入地贯彻、内化到台湾民众心中(特别是年轻人)。以台湾人身份出发,拥独拒统的本地意识是台湾的政治正确与政治基础。

相比香港,台湾之所以能够构建这种政治基础,当然乃在于后者实际上自治,有完整、独立的政治体系与架构,构建本土认同(台湾人)及政治意识(台独)不存在任何的制度性障碍。

相比之下,香港以“一国两制”的模式,存在于北京主权与约束下,不能自主诠释及修改自己的制度,面临诸多政治限制与禁忌,同时内地在香港是一个重要存在(驻军;公共机构悬挂五星红旗;中联办与新华社;大量中资企业在港并主导香港金融;大量内地背景及港漂人群)。

所谓族群身份都是“想象的共同体”。台湾的想象已经完成,香港则还在觉醒、摸索、发展、逐步构建的过程。

与台湾一样,突破口将是新一代年轻人。

2、传统的中华民族认同及观念在台湾和香港都不存在

这是上一条的延续。

这些大中华的认同和取态就是:

向后看:中华民族在过去两百年受到列强屈辱与侵略,主权受伤害,领土被分割的苦难历史向前看,追求国家统一,谋求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

向后看,台湾和香港都是在列强侵略下分割出去的,在殖民教育、殖民化的作用下,非但没有大陆人所共拥的反对外侵的爱国主义情绪,反而是接纳了殖民者和侵略者的角度,认可殖民者的殖民,正面看待殖民历史,并且以殖民者的视角带着优越感俯看中国,在殖民政治序列中寻找自己的位置,将自己定位为高等华人。

向前看,“中国梦”也是大陆人从小到大经过各种爱国主义教育、历史教育、传统教育建立起来的。这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华精神的一个延续。“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少年强则中国强”,“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我们从小到大学习的无数的爱国表述,读者都应当非常熟悉。如果要说现代中国与古代中国存在什么差别的话,就是古代中国这种国家观念其实只存在于知识阶层,缺乏教育的平民只是被统治状态,不关心统治者。但伴随近代教育普及,把古代之存在于儒家知识精英的观念也普及到了百姓。

台湾和香港都曾是殖民社会,区别只是香港殖民时间更长,而台湾经过来自大陆的国民党的统治。过去几十年的台湾,经历的是“去中国化”,剥夺了中华意识及国民教育。香港略有不同,是一直没有去殖民化,中国化教育没有建立起来。

无论如何,台湾人和香港人,特别是年轻人一代,都没有以上的历史感与中华认同。他们不能理解国家统一、民族复兴的概念,对“中国梦”感到莫名其妙。而且,在西方教育下,他们还认为这种大一统的国家意识非常危险。

但并不是说台湾人和香港人没有族群、“民族”意识,当然有,并且他们的政治就是构建在族群认同的基础上的。只是这个族群非常狭小具体(台湾、香港),并将中华民族、中华、中国构建在对立面,认为中华民族意识是对他们个体族群政治生存的外在威胁。

3、通过自贴“民主”标签,占据政治上的道德制高点

蔡英文当选后发表讲话,说台湾民众把票投给民进党,这是说明台湾人多么爱护和珍惜自己的民主制度,是民主价值在台湾践行的体现,等等……

言下之意即,只有民进党代表民主,民进党是民主价值和制度的化身,国民党/韩国瑜就是反对民主的,是台湾民主制度的威胁甚至敌人。

台湾的“蓝营”早就是大陆不认得的蓝营了。前面提及,台湾意识才是政治正确,是台湾的基本盘,国民党早就完成了对自身理论的再诠释,对政治取态做了调整,是拒统的一部分。韩国瑜也不接受一国两制啊,只是和大陆谈谈商贸合作,在同一平台上选举,既遵守选举游戏规则,也要遵从台湾民意,为何就成了威胁民主的敌人。

但这是民进党多年来成功政治宣传的结果(大家注意它的全名是民主进步党,似乎天然就和民主是绑定的)。民进党把自己包装为民主,把对手妖魔化为对民主的威胁。支持民进党就是支持民主,反对民进党就是反对民主。

其中的关键是反中/反共意识,认为大陆不是西方民主制度,只要被认定和大陆发生联系,就会成为本地制度的威胁。国民党在这个问题上本来就“先天不足”——韩国瑜谈与大陆开展经贸合作,到香港造访中联办,直接被认定为是台湾民主的威胁。

韩国瑜本来就是国民党的非主流,但仍然不能免于受到国民党与大陆联系这一“先天政治负债”的影响。这种情况下不禁让人想到,国民党只有比民进党更绿更激进,彻底扭转,才能打消人们的疑虑。

这一点,香港的情况非常相似。反对派也叫“民主派”——从名字直接与民主挂上了钩,与群众、基层、草根建立了联系。“建制派”一听就像既得利益者,就是脱离群众,最多只是用钱买通群众的。

民主派因为反对北京,“先天”就是“民主”的;建制派因为维护北京,“先天”就是“非民主”的。两元对立的构建对人们的心理及选举政治有极大影响。

4、外用“民主”,内用族群/认同政治

对外用民主话语武装,有几方面的原因,一是台湾和香港现在都是西方政治话语主导,民主听着好听;二是几乎自动就能获得西方人的同情和支持;三是使自己的政治与运动听上去更加群众性、人民性,更加代表“民意”。四,“民主”其实已经是台湾人及香港人族群身份的一部分,

将台湾和香港的族群身份进行比较:

1)台湾

反对派(民进党)与国民党统治的政治抗争开始就是煽动和族群政治,最开始是“本省人”对“外省人”。本省人即日殖时期的“皇民”,被教化的“高等华人”,他们享有高等的日殖经验,维护台湾过去的秩序及既有政治经济利益。“外省人”则是内战失败后逃到台湾,在当地进行去殖民化及政经改革的国民党。国民党是外来的、大陆的、“中国”的,破坏了台湾日殖时期遗留的政治生态及利益格局。反对派通过在本省人与外省人之间建立族群冲突,动员政治力量。

本世纪以来,“本省”概念统一台湾,独统对峙不复,新一代人终于都是“新台湾人”。矛盾由本省vs外省转向岛外:即“台湾人” vs 大陆人(或“中国人”)。台湾人有自己的政治体、传统、文化,特别是“文明”、“优越”、看齐西方的“民主制度”。大陆由共产党统治,被认为是“落后”、“专制”、“独裁”,危险的。

本省人是日殖教化的产物,外省人则是内战失败者。在台湾群众中找不到共产党的粉丝,这是台湾人口的和基因。他们在一致对外(反中)的基础上找到了共同点,强化了自己的认同。

这里,台湾的选举制度就是台湾人身份认同的组成部分。这与40年前民进党集结本土意识反对国民党时的“本省人”认同是不同的,经过了发展和延伸的。

但除此以外,民进党的这种本土意识就是一般的狭隘的、排外的族群中心主义。鼓吹民主不代表践行民主。西方所说的民主并不是简单的选举制度,而是一种价值观、行为方式、生活方式,其核心在于人与人日常的政治关系,是否能够给予不同政见者足够的尊重与包容,是否能够保护对方对等的自由、权利,寻求妥协与共存。在政治实践中,民进党非但不能践行民主,而且会带头破坏代议民主建制。在选举过程中,他们会不惜手段抹黑对手;在台下,他们发动社运,用民粹运动胁迫执政党(典型如民进党操控的“太阳花”运动。笔者与台湾蓝营聊天,他们眼中的2019年香港运动就是太阳花的重演,且他们深信台湾激进青年也可以走向暴力)。在台上,民进党又会利用公权力及资源优势抹黑及打压异见者(举凡要中伤对方、抹黑对方,只要称对方背景为“中国”即可),制造绿色恐怖,剥夺对方资源并进行合法的政治迫害(强行通过《反渗透法》)。

2) 香港

香港和台湾的主要区别在于,台湾有一个40年代末50年代初超大规模的人口流入,之后与大陆的人口流动就封闭了。然后是本省人和外省人的矛盾,然后到本世纪一致转外。香港则持续经历人口流动,不断有大陆人因为各种原因移民香港(从历史上的持续的“逃港潮”),到回归以来的单程证及优才计划。人口流动持续进行。

但除此之外,很多特征是非常相似的。

台湾“本省人”和“外省人”的矛盾在香港就是“土生土长香港人”及“新港人”、“港漂”之间的矛盾。新港人被认为在破坏香港本来的政治、社会秩序及“核心价值”。

然后就是香港人(以土生土长港人为基本盘)与内地人之间的矛盾。

香港与台湾的本土意识的相似之处,在于都恐中、恐共,首先从政治上妖魔化并恐惧大陆。另外,都有殖民时期留下的“高等华人”意识,对大陆人有强烈的优越感。伴随大陆的经济崛起,这种优越感越来越多从经济转向政治。

差异之处,在于香港的殖民时期远远长于台湾,殖民化程度更深,且完全缺乏去殖民化过程,迄今将英语作为官方语言之一及各种重要场合的书面语言。香港比台湾要更加崇拜过去的殖民国。打出各色英国旗、港英旗、美国旗的做法是个香港特色。

其次是建立在粤语基础上。粤语不但与国语相互不同,且香港人日常写作也粤语口语化,打破书同文的传统。这个构建在语言文化层面上的文化区隔是很可怕的,使得香港与大陆的距离与隔阂相比台湾更远。

族群中心主义和认同政治是容易为普通人(包括教育程度不高者)理解与联系,最具有民粹特征,最具有煽动性的政治(仅仅是隶属于某个族群,拥有某个先天的身份,个人即可获得“赋能”),也非常具有转化为法西斯及专制主义的危险。族群政治在西方政治序列里是非常低等的政治。香港和台湾的本土主义都是族群政治驱动,其之所以转化为政治,也是为了在西方体系里占据道德高地,但稍微剥掉表皮,就可以发现其低等的实质。

现在的香港只是在复制台湾的做法而已。选举时,通过抹黑中伤、起底和暴力胁迫恐吓建制派,逼迫对方退出;不能作为执政者时,就竭尽全力地抹黑与攻击建制派,将他们描述为北京的代理人和香港利益的出卖者。此时完全可以设想,香港的反对派如果上台,会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一定会动用全部资源,推出各种立法动议,限制北京在香港的影响以及打击蓝营。

从台湾到香港,只有表皮——即选举的投票环节是“民主”的,但西方自由主义的核心价值是不存在的。外用民主,内里是族群政治和民粹,只见种族主义、专制主义、法西斯主义,再以反中的名义美化包装为民主、进步、基层、左派、人民等。

在西方语境,这些族群政治的玩家其实都属于政治光谱中的极右翼,他们虽然不会改变选举这一基础程序,但是可以不择手段,打着民主旗号打压对方政治对手,确保自己在选举中获胜。

外用民主,内用族群及极右翼政治,就是港台反中政治的主要特征。从西方人的角度来讲,深入观察后,只能说他们完全是在歪曲西方的代议民主,是西方核心价值观的敌人。

如果说十几二十年前中国的知识阶层还可能对台湾的选举有些同情的话,到2020年,应该清醒很多了。笔者认为,对台湾绿和香港黄的分析,最好从西方维度进行,也就是用他们鼓吹的价值去分析和批评他们。

5、民众生活在反中/反陆/反共/恐中的负面信息包围之中。

这一条,台湾和香港一样,本地民众获得的信息都是对大陆的妖魔化。

台湾和香港的不同在于,台湾完全是体系外的,区隔开来的,大陆在台湾没有媒体,连形式上都不存在,当然也就没有影响力。

大陆在香港是有媒体的(文汇大公凤凰),形式上存在,但这些媒体对本地民众并没有影响力,和不存在没有区别。

台湾与香港一样,更相信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报道。他们不会取信大陆的媒体。

然后,大陆主动的、系统性的退出了海外基于社交媒体的信息生态体系(facebook/twitter/youtube/instagram……),放弃了这些舆论平台。说的直白一点,基本就是把平台拱手让给“反中势力”。

后面会进一步提到,反中/恐中/反陆/恐陆/反共/恐共,是台湾绿营与香港黄营所依赖的根本政治基础:他们的政治存在就是通过营造“恐中”氛围,释放“反中”政治力量来获取政治支持。

台湾和香港近年来在组织互动上越来越多(例如黎智英等支持台湾的2014年的太阳花运动;这次香港运动港独群体与台湾绿营的互动等),信息方面的互动也越来越多,未来可能打造建立一个更加完整的反中信息生态网络。

当地人常年累月在负面信息的包围下,当然很难成为中国大陆的粉丝。

6、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是信息传递及政治动员的主要力量

笔者之前撰文《升维才能反击——媒体和文宣的维度与格局》,即是将2019年香港运动主要通过3.0媒体,即以移动互联网技术为依托,扎根在国外社交媒体平台上的民间自媒体。香港运动的特征是“扁平化”,缺乏统一的中心化的组织(“无大台”),各种民间反对派组织利用社交网络传播信息,并且年轻人普遍从新媒体中获得知识。经历时日,这些新媒体极大影响、塑造了年轻人及更广泛社会的事实判断及政治意识。

而更可怕的是,这种新媒体信息短小、碎片化、密度大、数量多、质量参差不齐,无法监管,因此是假新闻和宣传的最佳平台。但受众者又自以为在自由的信息世界里,获得的一定是真相(天真地认为谎言一定会被淘汰),因此不加批判地相信所看到的信息。

台湾与香港反对派运动的差别在于,民进党已经不是反对派,而是执政党,因此可能使用更高维的4.0媒体。选举中,屡次看到韩国瑜抨击蔡英文的水军。此时民进党已经是执政党。如果民进党用公共资源去组织、发动、甚至经济上支持打着民间旗号的网络水军,支持己方候选人,打击政治对手,那就可以算作升维的4.0媒体,是3.0媒体所不能应对的。

可以想象,明日香港,反对派掌握越来越多的公共资源(从区议会开始),就有可能制造出4.0媒体,彻底解决3.0媒体面临的组织与资源问题。

7、年轻人是反中的主力军

由于过去十多二十年思潮的改变,台湾社会不断趋绿,并且离大陆越来越远。年纪是政治取向的最佳预测因素——年轻人都是绿的。绿,在年轻人群中是主流,是政治正确,是为同龄人所接受并且期望的(socially acceptable and socially expected)。

在这个基础上,民进党又是一个非常成功、能统合各种资源的全民党(后文会提到,这与香港分散的政党与组织完全不同),民进党就是绿的代言人。在重大选举时,年轻人如果要参与政治,做政治表态,就会选择民进党。

民进党的成功在于非常注重“青年工作”,无论是自身定位,形象打造、文宣定位。例如除了形式新颖,包括使用动漫做宣传外,民进党还会不断对外宣传称自己是属于年轻人的政党,营造自己就是年轻人的选择、年轻人的共识的这种印象。这种宣传会潜移默化的影响到年轻人。民进党除了在组织上非常注重对年轻人的渗透外,还支持年轻人,培养年轻干部,扶持年轻面孔,为年轻人提供职业政治路径等。选举获胜就能获得职务与资源,为更多年轻人提供工作机会和发展路径,形成良性循环,做得都远比国民党要好。

相比可以看出,香港的年轻人在政治取态上和台湾一样,也是偏离大陆越来越远,俨然成为不同的“政治物种”。压倒性绝大多数年轻人为黄营,即便自我定位属于泛蓝,其取态立场在大陆人眼中也属于泛黄。年轻人的政治观念变化已经发生多年,故有“丢掉的一两代人”的说法。

同时,香港的反对派特别是激进反对派即本土派在青年工作上也做得非常好。比较一下可知,香港的建制派就好比台湾的国民党,老化、陈朽,脱离时代。香港的本土派就好比台湾的民进党,全是新生力量。香港反对派的缺点就是组织极度分散,缺乏一个能够汇集各种资源的全民政党。

8、不认可、不理解、不接受中国大陆的制度、模式,更不愿接受中国的主权与治权

有了香港运动,以及前面写的这么多条,可以看出,新一代台湾人和香港人对中国大陆是非常疏离的,他们对大陆的政治话语体系和政治秩序感到陌生、敌对,不认可,不理解,因为教育原因并不拥有大陆人的中华“大一统”意识,因此也无从接受、认同大陆的制度、模式、政治叙事。他们追求并安于本地政治,对“大一统”的这一根本命题提出质疑与挑战,甚至感受到威胁。他们不愿意接受中国的主权。

9、“宁要资本主义的草,不要社会主义的苗”

台湾和香港的区别在于,就是香港经济的更加依赖大陆,当下主要作为大陆的离岸金融中心及消费地(零售、餐饮、旅游)存在,是中国经济的一个组成部分。台湾则相对更加自主,有实体经济支撑,有一定的技术核心力,只是本地无论从人才还是市场而言都太小(“浅碟经济”),需要向外开拓,把大陆做为FDI的投资对象及产成品市场。台湾比香港拥有更多的选择。但无论如何,两者的共同点是,新一代人都不会因为中国经济的强大,或者经济上更依赖中国大陆就会放弃自己的政治立场。这就是笔者之前所写《“宁要资本主义的草,不要社会主义的苗”》。

恰恰相反,伴随大陆经济的发展,台湾和香港已经由对大陆的经济优越感发展转变为对大陆经济威胁的担忧,生怕大陆通过经济影响力,改变台湾和香港的政治。他们乐得与大陆做生意,获得经济利益,但不会就此改变自己的政治取态,并且更担心自己人被大陆人用经济利益收买(“港奸”与“台奸”)。因此,如果大谈与大陆经商的好处,就会引起怀疑。同时,大陆也无法靠经济施惠来征服台湾和香港。

这种情况其实不但见于台湾和香港,也见于“灯塔国”美国。美国也担心中国经济强大会弱化美国政治价值观、政治话语及政治秩序在全球的影响力。

10、甘愿成为西方反华势力的棋子

如前所述,台湾和香港新一代人都没有大陆人的中华民族意识、国民传统和认知,对大一统非但不认可,而且不理解和敌视。这和中国大陆从上到下衷心相信的“同胞”观念是完全不同的。笔者以为这种观念有可能存在老一代的香港人和台湾外省人心中,但在新一代人中肯定不复存在了。

现在的台湾和香港的新一代人,把政治上的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视为自己社区、族群及政治的最大威胁。为保护自己,不惜走到中国的对立面。按中国传统叙述,就是不惜充当“汉奸”——对于他们来说,“汉奸”并不存在,只可能有“港奸”和“台奸”。

香港和台湾是西方(其实就是美国)反华力量能够利用的最大棋子。美国不希望看到一个统一、强大、稳定的中国,而希望中国分裂,混乱,分而治之。如果中国经济足够强大,美国甚至不会希望看到一个政治上与美国代议民主、联邦建制完全一样但有自己政治意志的中国。真到那一天,正如美国过去大半个世纪所做的一样,美国甚至可能希望扶持代表落后制度的政权,只要他是亲美的。

对美国来说,香港与台湾的价值很清楚——他们都崇尚美国价值,是对中国大陆政治制度与秩序的挑战,是美国反制、分裂、渗透、演变中国最可利用的棋子。

而台湾和香港为了抵御中国的大一统政治,都希望把自己奉献给美国,并在中美历史摩擦的大局中作为美国反制中国的工具。笔者不知道如果对香港和台湾的年轻人做一民调,问“如果香港或台湾变成美国的殖民地,你是否愿意接受”——会有什么结果。由于香港没有自己的政治地位,还面临2047大限。笔者相信香港青年很可能选择“愿意”。至于台湾,由于台湾长期自治,又有自己的军队,这种选择比较遥远。但如果被追问在大陆与美国之间选一方,笔者相信2020年的台湾青年会选择美国。

这就是我们面临的现状。

(未完待续)

久财券VIPa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久财券VIP
最新评论
00

非常感谢,楼主的分享,谢谢。

发表在 - 安卓6.0以上中文汉化现金流游戏最新可用不闪退版
WY

文件取消了。能麻烦更新下链接嘛?谢谢

发表在 - 股哥训练营 只会炒股 第五期 股哥5期视频课程
shaoshuai

素材解压密码是什么

发表在 - 开心老头-品牌logo·VI设计实战班(第2期) – 高高手教程百度网盘下载 – 已下架请勿购买
tugfhh

你是石正丽的维护者吗?我们需要的是真相

发表在 - 美国议员造谣说病毒是武汉泄露的生化武器,太恶毒了!
爱国者

现在整个中国接近瘫痪,万一美日再趁机发动战争怎么办?你们还要背后捅刀子?这些人不狠狠的惩罚以后还要继续给祖国添乱的!既然这么不想当中国人都灭了算了![/cp]

发表在 - 香港6700名医护人员大罢工,不丢人吗?
来来来

一针见血,如果我们的国民都能如此真实,社会就会真实,国家就会真实,赞勇者,为中华真实而努力!!!

发表在 - 多难如何兴邦?
随便

高估了大陆产能,高估了成本上扬的生产积极性。归根到底政治口感可以喊,口罩却是踏踏实实要按照市场规律制造出来的

发表在 - 台湾禁止口罩出口!
suger

这个网盘下载不了,涉及侵权,可以加百度云好友,分享下吗

发表在 - 郭术生 – AE系统全能班(170419期) – 高高手教程百度网盘下载 – 已下架请勿购买
moonxp

是不是服务器出问题了,今天晚上基本没看起来视频。:(

发表在 - 【钱线百分百】20200114完整版(上集)《被列接近”汇率操纵”美怀疑点?台币后势? 续打压中国产业?美停用陆製无人机 顺势红K过12197?忧3缺口?台股走势?》│非凡财经新闻│
gggg721

国民党可以卖屁股。

发表在 - 杨世光的新视野 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