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财券现为

友情链接taiwanzy.com

曾经的鼠疫有多可怕?

原创:仓都加满来源公众号:仓都加满作者:……

精选文章  0

原创: 仓都加满
来源公众号:仓都加满

作者:加缪

来源:为你写一个故事



之前有一阵子,北方有关于鼠疫的传言,引得中国乃至于全世界网友陷入恐慌。


说实话,鼠疫对于年轻这一代,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来说,是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陌生在基本没在身边见过,甚至有的人连老鼠都没见过,熟悉又熟悉在我们总是能在课本、书本、影视作品中见到这一恶魔。


所以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鼠疫到底是什么,又到底给人类带来过怎样的梦魇。


鼠疫(plague),是由鼠疫耶尔森菌感染引起的烈性传染病,属国际检疫传染病,也是我国法定传染病中的甲类传染病,在39种法定传染病中位居第一位。

鼠疫为自然疫源性传染病,主要在啮齿类动物间流行,鼠、旱獭等为鼠疫耶尔森菌的自然宿主。鼠蚤为传播媒介。临床表现为高热、淋巴结肿大疼痛、咳嗽、咳痰、呼吸困难、出血,以及其他严重毒血症状。本病传染性强,病死率高。历史上曾在世界范围内大规模传染,造成成千上万人死亡,而且鼠疫流行的时候,经常是一整个乡镇、一整个村子死成空城,极为恐怖。


第一次大规模传播,在公元542年的东罗马帝国。


在瘟疫传播的高峰期,每天有5000人到10000人染病死亡,总死亡人数在20万人以上,几乎摧毁了君士坦丁堡,并从那里传播到西欧,此后又在地中海地区飘掠肆虐两个世纪之久。人们把这次起源于公元542年的鼠疫称为“查士丁尼鼠疫”(Plague of Justinian),它的流行使欧洲南部1/5的人口丧命,它以后五、六十年间里又有几起流行,估计总死亡人数达1亿人。


第二次,在中世纪恶欧洲。


1348~1351年在欧洲迅速蔓延,患者3~5天内即死,3年内丧生人数达6200万(有的说是3000万),欧洲人口减少近1/4,其中威尼斯减70%,英国减58%,法国减3/4。从1350~1400年间的欧洲人寿命从30岁缩短到仅仅20岁。直到16世纪末,欧洲每10年就发生一次鼠疫流行高峰。整个16、17世纪,鼠疫仍是威胁欧洲人生命的头号元凶,至少有2500万人死亡。


1664年到1665年,伦敦再次发生鼠疫大流行,鼠疫就是在这次流行中被命名为“黑死病”(Black death)

近代,则来到了我们中国。


1894年,香港地区爆发鼠疫,20世纪30年代达到最高峰,波及亚洲、欧洲、美洲、非洲和澳洲的60多个国家,死亡逾千万人。其中,印度最严重,20年内死亡102万多人。此次疫情多分布在沿海城市及其附近人口稠密的居民区,流行传播速度之快,波及地区之广,远远超过前两次大流行。


但这些其实是数字,之前著名的荒诞主义哲学家加缪曾经写过一本书,叫《鼠疫》,虽然这本书的主旨并不是鼠疫有多可怕,但书的前半部分却全部在写一场鼠疫是如何摧毁一座城市的,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什么是鼠疫。

之前有鼠疫传言的时候没分享,怕引起恐慌,现在分享给你们。

曾经的鼠疫有多可怕? 精选文章 第1张

满街的死老鼠

曾经的鼠疫有多可怕? 精选文章 第2张

这天晚上,贝尔纳·里厄站在大楼的走廊上掏自己的钥匙准备上楼进家,他看见一只硕大的老鼠突然从黑暗的走廊尽头爬出来,步态不稳,皮毛湿漉漉的。那小动物停下来,仿佛在寻求平衡,然后往大夫这边跑,又一次停下,原地转了个圈,轻轻叫了一声,终于扑到地上,从半张开的双唇间吐出血来。大夫沉思着看了它一会儿,上楼回到家里。

翌日,即4月17日,八点,门房拦住经过他身边的大夫,指责一些恶作剧的人又把三只死老鼠放在走廊的中间。那些人准是靠大捕鼠器抓住它们的,因为老鼠们浑身是血。门房已在门口站了一阵,手里提着死老鼠的爪子;他在等待那些罪人说挖苦话时自我暴露。但什么也没有发生。

然而,在此后的几天里,形势变得严峻了。捡到的死老鼠数目与日俱增,每天清晨收集的也越来越多。自第四天起,老鼠开始成群结队跑出来死在外面它们从破旧的小屋,从地下室、地窖、阴沟里跌跌撞撞地鱼贯爬到地面上,在亮处摇摇晃晃,原地打转,最后死在人们的脚边。夜里,无论在走廊上或小巷里,都能清楚听见它们垂死挣扎时的轻声惨叫。在近郊区,每天早上都有人看见它们躺在下水道里,尖嘴上挂一小块血迹。有的已全身肿胀,发出腐臭味;有的已经僵硬,胡须还往上翘着。在市区里也能碰上小堆小堆的死耗子摆在楼道上或院子里。也有些老鼠孤零零地死在各级行政部门的大厅里、学校的操场上,有时也死在咖啡馆的露天座位之间。同胞们在城里最繁华的地段也发现了死老鼠,这真让他们大惊失色。阅兵场、林荫大道、滨海大道都一一受到污染,而且污染扩散得越来越远。凌晨刚把死老鼠打扫干净,但到大白天全市又会逐渐看到越来越多的死老鼠。不止一个人夜间在人行道上行走时,感到脚下踏了一只软软的刚死不久的小动物尸体。仿佛承载我们房屋的大地正在清洗使它感到重负的体液,让一直在它身体内部折磨它的疮疖和脓血升到表面来。看看我们这座小城的惊愕状态吧,在此之前它是那样平静,而在几天之内却变得惊慌失措,有如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体内过浓的血液突然动乱起来。

仅在25日这一天中就收集并焚烧了六千二百三十一只死老鼠这个数字使人们对眼下市内每天出现的情景有了一个清晰的概念,同时也加剧了大家的惊慌心情。在此之前,市民仅仅对那让人憎恶的偶然事件有所抱怨,如今却发现那既不能确定规模也不能揭示根源的现象具有某种威胁性。只有那个患哮喘病的西班牙老人还继续搓着手说了又说:“它们出洞了,它们出洞了!”言语间流露出老人特有的快乐。

到了四月二十八日,当情报资料局宣布收集到八千只左右的死老鼠时,人们的忧虑达到了顶峰。有人要求采取彻底解决的办法,有人谴责当局,还有些在海滨拥有房屋的人已经在谈论躲到哪里去的打算。



一开始只是一个看门人发烧了...

曾经的鼠疫有多可怕? 精选文章 第3张


1,医生等着他们过来。老米歇尔两眼发光,呼吸很粗。他觉得不大舒服,需要换换空气。但是他的脖子、腋下和腹股沟痛得厉害,迫使他往回走,并要求帕纳卢神甫扶他一把。

“有几个肿块,”他对医生说,“可能是因为我用力过度了。”医生将胳膊伸出车门外,用手指四面按按米歇尔伸过来的颈子底部,那里长着一种木头结节似的东西。


2,他们推开了一扇门,站在门槛上,面前是一间明亮、但陈设简陋的房间。在一张铜床上躺着一个矮胖子——他吃力地呼吸着,一双充血的眼睛注视着他们。医生停步不前。在这个人呼吸的间歇中,他好像听到老鼠的吱吱声。但是在屋角里毫无动静。

3,叫卖晚报的在高声喊叫,告诉人们鼠患已经停止的消息。但里厄却发现他的病人半个身子翻出床外,一只手按在腹部上,另一只手围着脖子,大口大口地往脏物桶中呕吐浅红色的胆液。看门人上气不接下气地挣扎了好半晌才重新躺下。他的体温达39.5℃,颈上的淋巴结和四肢都肿大,侧腹部位发现有两处浅黑色的斑点,正在扩大。他诉说他现在感到内脏难过。

病人说:“烧得厉害,这混帐东西在烧我。”

布满煤烟色日垢的嘴使他说话时结结巴巴,他将目光转向医生,剧烈的头痛痛得他一对圆滚滚的眼睛淌出泪水。他的老婆忧心忡忡地望着默不作声的里厄。

晚上,看门人不停地讲胡话,抱怨那些老鼠,体温高达40℃。里厄试行固定性脓肿处理。在松节油的烧灼下,看门人嘶声嚎叫:“啊!这些畜生!”


4,第二天,四月三十日,天空一片蔚蓝,已经微带暖意的和风送来了湿润的空气。随风而来的是一阵从远郊吹来的花香。早晨街头的人声好像比往常更加活跃,更加欢乐。在我们这个小城市里,全体居民从一星期来暗中担忧的心情中解放出来,这一天颇有大地回春的气息c里厄自己也由于接到了他妻子的回信而放了心,怀着轻松的心情下楼来到了看门人的家中。病人早上的体温已下降到38℃。他觉得浑身软弱无力,躺在床上微笑着。

他老婆对医生说:“医生,他好点了,是吗?”

“等一下再看。”

但到了中午,体温一下子上升到40℃。病人吃语不断,又呕吐起来。颈上的淋巴结痛得不能碰,看门人好像拼命要把他的头伸出身子之外。他老婆坐在床脚边,双手放在被子上轻轻握住病人的两只脚,眼望着里厄。

里厄说:“这样吧,把他隔离起来进行特殊治疗。我去给医院打电话叫辆救护车来把他送去。”

过了两小时,在救护车里,医生和看门人的老婆俯身望着病人。从他布满章状赘生物的嘴里断断续续地吐出几个字:“老鼠!”他脸色铁青,嘴唇蜡黄,眼皮也呈铅青色,呼吸短促,身体被淋巴结肿胀折磨得像在撕裂开来,他蜷缩在小床里,好像想让床把自己裹起来似的又仿佛地底下有什么声音在紧迫地召唤着他。看门人在某种无形的压力下呼吸停止了。他的老婆哭了起来。

“医生,难道没有希望了吗?”

“他死了。”医生说



越来越多的人出现症状



曾经的鼠疫有多可怕? 精选文章 第4张


1,我们可以这样说:看门人的死标志着一个充满使人茫然失措的迹象的时期已结束和另一个更为艰难的时期已开始。在这一时期里,原先的震惊正在逐渐转变为恐慌。市民们以前从未想到我们这座小城会成为一个老鼠倒毙在光天化日之下、看门人死于怪病的鬼地方。

“今天城里有一辆电车中途停驶,因为里面发现一只死老鼠,不知它是怎么来的。两三个妇女下了车。丢掉了死老鼠,电车就重新开走了。”


2,里厄医生也掌握了一些情况。看门人的尸体运走后,他曾打电话给里夏尔,询问关于腹股沟淋巴结炎的情况。

“我在这方面一点也不懂,”里夏尔说,“两人丧命,一个是两天,另一个是三天内死去的。那天早晨,我离开后者的时候,他的病情从各方面看来似乎都已好转。”


3,就在这一天里,各种东西变得愈来愈粘乎,而里厄每出诊一次,他的担忧也就增加一分。当天下午,郊区那个老病人的邻居,双手紧压着腹股沟,边说吃语,边在呕吐。淋巴结比看门人的要大得多。其中一个开始流脓,很快就溃烂得像只烂水果。里厄一回到家,就打电话给省里的药物仓库。他那天的工作记录上写着:“他们答复说没有”。而别处又有人来叫他去处理同样的病情。显而易见,必须打开这些脓肿。用手术刀划上个十字,淋巴结就溢出带血的脓水。病人流着血,四肢叉开,腹部腿部出现斑点。有的淋巴结停止出脓,继而重新肿大。大多数情况就是病人在难闻的奇臭中死去。


报纸只在老鼠事件上大事渲染,对这些情况却只字不提,这是因为老鼠死在路上,人却死在屋里,而报纸只管路上的事情。但是省政府和市政府开始商议起来。在每个医生只掌握两三个病例的情况下,当然没有人会想到采取行动。其实只要有人想到把这些数字加一加,就会发觉总数是惊人的。不到几天工夫,死亡病例大大增加。

“数字在上升呀,大夫。四十八小时内死了十一个人。

谁要是关心这种怪病的话,都能肯定这是真正的瘟疫。




医生想到了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名字

曾经的鼠疫有多可怕? 精选文章 第5张

鼠疫肆虐的雅典连鸟儿都弃它而飞;中国的许多城市满街躺着默默等死的病人;马赛的苦役犯们把还在流淌脓血的尸体放进洞穴里;在普罗旺斯,人们筑墙以抵御鼠疫的狂飙;还有雅法和它那些令人厌恶的乞丐、君士坦丁堡医院里硬土地上潮湿霉臭的病床、用钩子拖出去的一个个病人、“黑死病”肆虐时期戴上面罩显得滑稽的医生们、堆放在米兰的一片片墓地里的还活着的人、惊恐万状的伦敦城里那些运死人的大车,还有日日夜夜到处都能听见的人们无休无止的呼号。

不,那一切都还不够刺激,还不足以打破他这一天的平静。在窗玻璃那边突然传来一阵看不见的电车的铃声,刹那间赶走了那些残忍和痛苦的景象。惟有在鳞次栉比的灰暗屋群后边涌动的大海才能证明,这世界上还有令人忧虑和永无安宁的东西存在。里厄大夫凝视着海湾,想起了卢克莱修谈到过的柴堆,那是雅典人得了瘟疫病后架在海边准备焚烧死人的柴堆。大家在夜里把死尸运到那里,但位置不够,于是,活着的人便大打出手,宁愿用火把打得头破血流,也要给亲人的尸体找到位置,而决不愿抛弃他们。谁都可以想像那反射在平静暗黑的海水上的发红的柴堆,在火星四溅的黑夜进行的火把鏖战,以及那向关心人间的天空升腾的恶臭浓烟。谁都可能害怕……

他心想,在历史上已知的三十来次大鼠疫中,竟死了将近一亿人。可是一亿人死亡又算得了什么?对打过仗的人来说,死人这件事已不怎么令人在意了。再说一个人的死亡只是在有旁人在场的情况下才会得到重视,因此一亿具尸体分散在漫长的历史里,仅是想象中的一缕青烟而已。医生想起在君土坦丁堡的鼠疫中,据普罗科匹厄斯①的记载,一天之内死去一万人。一万个死者相当于一座大型电影院观众人数的五倍,这是完全比拟得当的。把走出五座电影院的观众集合在一起,带领到市里的广场上,让他们成堆地死去,这就能看得更清楚些。



封城隔离


前一天晚上,市内有十来个病人死去。


省府通过里夏尔请里厄打一个报告向殖民地首府要求发布命令。里厄还写了病人情况,加上数字。当天,有四十个人死亡。据省长说,他要亲自负责自第二天起加强原来的措施。强制申报和隔离措施仍按原计划执行,患者住房必须封闭并加以消毒,患者亲属须进行安全性检疫,病人死亡后的埋葬事宜由市政当局组织安排,具体办法看情况决定。过了一天,飞机运来了血清。这些血清足够供正在治疗中的病人应用,但如疫情有所发展那就不够了。医生接得回电说血清的应急储备已经提尽,现在已开始制备新的。

这时候,近郊把春意送到了市场。沿着人行道成千上万朵玫瑰花正在卖花人的篮子里萎谢,浓郁的玫瑰花香飘浮全城。表面上一切如常:电车在高峰时间总是挤得满满的,其他的时间则乘客稀少,车子肮脏不堪;塔鲁依旧观察那个矮老头,后者仍然在吐口沫;格朗每晚照旧回家去于他的神秘的工作;科塔尔还在到处乱转;预审推事奥东先生还是带领他那几只动物来来往往;患气喘病的老头儿照样在搬弄鹰嘴豆。人们依然有时会遇到新闻记者朗贝尔,他态度安详,但只关心自己;到了晚上,街上依旧人群熙攘,电影院门前排着长队。至于疫情,倒好像缓和下来了,几天中只死了十来个人。但不多久,疫情一下子恶化,死亡人数重又直线上升。在死亡记录重新达到三十人左右的那天,贝尔纳-里厄读着省长交给他的官方拍来的电报,一边说:“他们害怕了!


电报上写着:“正式宣布发生鼠疫。封闭城市。



至此,鼠疫开始在这座城市完全流行开来。

城市缺少物资,城内外的亲人再也无法见面,每天都有人死去,恐慌、绝望和苦中作乐的情绪弥漫了整座城市,而医生从关心到麻木再到成为一个“局外人”,眼睁睁看着城市无情又荒诞的一面。

虽然鼠疫只是加缪的一个思想实验场,但这些在历史上却是真实存在的,在人类逐渐想办法战胜鼠疫的路上,有许多熠熠发光的名字,其中对于中国防控鼠疫贡献巨大的人中,有一个叫伍连德的华人。

曾经的鼠疫有多可怕? 精选文章 第6张

1911年,他在无人无药无医当地人没知识的情况下,67天控制住了哈尔滨鼠疫大流行,拯救了也许上万人的生命。

1918年,然后他又在同样困难的情况下,控制住了山西鼠疫,同样也是拯救万民于水火中。

再之后他又参与制定了中国许多瘟疫防治计划的宣传册和标准,为之后中国各种防治瘟疫的战斗作出了巨大贡献。

对比历史上的“鼠疫围城”,加缪笔下的“鼠疫封城”,我们现在这么多年没有遭过真正的鼠疫之患,可以说历史上这些医生,真正改变了历史的进程。

如果没有他们,玩过《瘟疫公司》的人应该明白,人类的文明虽然辉煌虽然看似强韧,却很可能亡于一次大规模的疫病爆发。

久财券VIPa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久财券VIP
最新评论
00

非常感谢,楼主的分享,谢谢。

发表在 - 安卓6.0以上中文汉化现金流游戏最新可用不闪退版
WY

文件取消了。能麻烦更新下链接嘛?谢谢

发表在 - 股哥训练营 只会炒股 第五期 股哥5期视频课程
shaoshuai

素材解压密码是什么

发表在 - 开心老头-品牌logo·VI设计实战班(第2期) – 高高手教程百度网盘下载 – 已下架请勿购买
tugfhh

你是石正丽的维护者吗?我们需要的是真相

发表在 - 美国议员造谣说病毒是武汉泄露的生化武器,太恶毒了!
爱国者

现在整个中国接近瘫痪,万一美日再趁机发动战争怎么办?你们还要背后捅刀子?这些人不狠狠的惩罚以后还要继续给祖国添乱的!既然这么不想当中国人都灭了算了![/cp]

发表在 - 香港6700名医护人员大罢工,不丢人吗?
来来来

一针见血,如果我们的国民都能如此真实,社会就会真实,国家就会真实,赞勇者,为中华真实而努力!!!

发表在 - 多难如何兴邦?
随便

高估了大陆产能,高估了成本上扬的生产积极性。归根到底政治口感可以喊,口罩却是踏踏实实要按照市场规律制造出来的

发表在 - 台湾禁止口罩出口!
suger

这个网盘下载不了,涉及侵权,可以加百度云好友,分享下吗

发表在 - 郭术生 – AE系统全能班(170419期) – 高高手教程百度网盘下载 – 已下架请勿购买
moonxp

是不是服务器出问题了,今天晚上基本没看起来视频。:(

发表在 - 【钱线百分百】20200114完整版(上集)《被列接近”汇率操纵”美怀疑点?台币后势? 续打压中国产业?美停用陆製无人机 顺势红K过12197?忧3缺口?台股走势?》│非凡财经新闻│
gggg721

国民党可以卖屁股。

发表在 - 杨世光的新视野 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