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暮美人心。

精选文章  0 22

作者:盛唐如松
来源微信公众号:大掌柜的刀
已获转载授权

迟暮美人心。 精选文章 第1张

香姨娘脸上挂着两行清泪。风韵犹存的她透过泪眼,看着河对岸璀璨的灯火,不由得思绪万千。

香姨娘算不得命苦,虽然很多年前被一个恶霸从自己的爹爹手里硬抢了过去。但这个恶少却也的确给了香姨娘不少的好处。恶霸远在天涯,当年欺负爹爹身体多病,就强行索取了香姨娘为妾。一开始香姨娘是有些不情愿的。但那个时候,爹爹身体孱弱,家中子弟多混账不堪,各争权柄,家中情形也是贫弱,反倒是作为恶霸之妾的香姨娘日子过得颇为优容。

香姨娘倒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不明是非的女子,在爹爹家贫弱之时,她也曾给予过帮助,收纳过一些在爹爹家过不下去的子弟。后来,爹爹家总算是稳定下来,日子过得也越来越好,那个时候,香姨娘也很是为自己的娘家高兴。再者由于爹爹家的日子越过越好,而其他地方的人为了和爹爹家做生意,或结交好。纷纷通过香姨娘作为桥梁,毕竟香姨娘是爹爹的亲生女儿,血脉存续,门户相连。那是香姨娘最风光的日子,外面的人盛赞香姨娘的八面玲珑和风华绝代,爹爹也愿意通过香姨娘来和外界进行交流。由是,香姨娘不但位置重要,且财源广进。一时间,香姨娘家可谓门庭若市,人丁兴旺。

再后来,爹爹真的强大了,再也不忍香姨娘在外为妾,于是就迫使恶霸交还香姨娘,对此,香姨娘再次犹豫,不知道自己回了爹爹家后,是不是还能保持自己的独特地位,集万千爱宠于一身。但做妾哪有做主子好。再者说,强大之后的爹爹身居高位,也容不得香姨娘有太多的小心思。于是,二十多年前,香姨娘回归娘家。

回家之后,香姨娘发现自己是多虑了。爹爹不但保持了她的独特地位,且对于香姨娘的一切收入概不过问。让香姨娘自己做主,比之于当年做妾时,腰杆更是硬了很多。那时候,香姨娘颇为感念爹爹的厚爱,决意要好好报答爹爹。只不过,爹爹似乎并不在意香姨娘的报答,只要她过好自己的日子。只是说,如果有人欺负她,他一定为它撑腰。

爹爹实在太厉害了。这二十多年间,爹爹家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原来日子过得不如香姨娘的那些穷兄弟们一个个腰包都鼓了起来,且家里装修得富丽堂皇。反倒是原本靓丽的香姨娘家,显得有些破败、香姨娘心里明白,这并不是自己的日子变差了,而是家里兄弟们的日子过好了。

兄弟们的日子过好了,爹爹家自然也就兴旺起来。兴旺起来的爹爹家也就赢得了更多的朋友,这些原本需要通过香姨娘作为桥梁来和爹爹交流的外界客商们也就多了很多渠道,大多愿意和爹爹以及那些兄弟姐妹们直接来往,这使得香姨娘不由得有些失落。自己的兄弟富裕了,不再用艳羡的眼光看着自己,外面的客商有了更多的渠道和需求,也不再视香姨娘为唯一的渠道。这些都是香姨娘失落的根由。更重要的是缺少了作为唯一渠道的重要性,香姨娘的收入也开始下滑。

爹爹为了照顾香姨娘的情绪和收入,特地安排了很多兄弟家的侄男侄女们前往香姨娘家购物和旅游消费。但是这些富起来的侄男侄女们到了香姨娘家,花钱大手大脚,一掷千金的做派让香姨娘的家人奴仆们看得颇为眼热,进而愤愤不平,觉得这些人根本不配比自己更富裕,于是,香姨娘的很多家人奴仆们就开始讨厌这些前来消费的侄男侄女们,不但给以白眼,甚至还予以打骂和欺辱。这导致了很多子侄们多不愿意再去香姨娘家做客。于是香姨娘的收入愈加不堪。

香姨娘虽然回到了爹爹身边,但由于爹爹对这位曾经被恶霸占有的女儿颇为疼爱,就给了她很特殊的待遇,不但收入全归香姨娘自己,还准许她自己经营门户,除了不得自立门户,算是爹爹家的一员,其他都给了香姨娘最大的自由。于是,风韵犹存的香姨娘得以和世界上很多国家都达成一种很亲密而特殊的关系。也造成了香姨娘的门户之内,鱼龙混杂,泥沙俱下。

眼看爹爹就要成为这个世界的顶尖人物,世界上其他人自然不太愿意,但爹爹太过强势,根本无法撼动,于是很多别有用心的人就把目光投向了香姨娘,希望通过香姨娘来撬动爹爹的地位。作为香姨娘本身,是不愿意成为这个角色的。但家里的成员情况太复杂了,香姨娘自己也有控制不住的感觉。

其实说控制不住也不对,香姨娘还是有一点私心的。她知道老爹有点心疼这位回门不久的女儿,家里的孩子们闹一闹,老爹就忍不住塞点东西安慰。每次闹一闹,都能拿到不好好处。好吧,既然可以闹些好处回来,那就睁一眼闭一眼吧。这似乎成为惯例,所以,每次孩子和奴仆们闹的时候,香姨娘也就不太管了。

想到这里,香姨娘不由得有些懊恼,透过泪眼,她看到河对岸小圳兄弟家的烟火放得愈加灿烂,哦,不对,那不是烟火。如今小圳兄弟算是发达了。当年还姐姐长姐姐短的跟在自己的裙子后面很亲热,如今却成为这个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少年才俊,家里不但钱多,产业也很丰富,特别是一些高科技产业,简直逆天了。让美利坚那个老东西也看着眼红。今晚,小圳兄弟似乎特意在显摆自己的富庶与祥和,弄了无数架无人机在天上闪烁,做出放烟花的样子,实在是好看。而自己这边。。。。唉。。、。。。香姨娘一声长叹。

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其实自己是有责任的。要不是自己存了那么一点私心,存着那么一点执念,家里的这帮杂种们也不至于闹到如今这个地步。但爹爹显然是有些不耐烦自己了。这一次,再也不愿意让步,坚持让香姨娘自己收拾这个烂摊子。说实话,香姨娘也知道,这样下去的确不是办法,毕竟老爹家大业大,兄弟众多,总是让自己一闹就给好处,其他兄弟怎么看?而且人家都在勤奋的劳动,建设更美好的生活,偏偏自己这边却总是想着靠闹来争取好处,不但其他兄弟对自己嗤之以鼻,看不起不说,也会觉得老爹偏心。但爹爹不给好处的话,自己这边由于纵容惯了,实在也平息不了。这时候,香姨娘才慌了手脚。

这时候,有个嬷嬷给她出了一个馊主意。既然自己平息不了,也不大愿意平息,而爹爹那边又不愿意让步,那干脆就让这帮败家子们闹得更厉害一点。不管怎么说,这个小家也曾是爹爹的面子所在,就是不能再给自己好处,也一定会出手帮自己教训一下这帮败家子们。想到爹爹的手段,香姨娘还是很有信心的。爹爹出手,天下我有啊。

但爹爹却告诉她,当初既然让你自己经营门户,单独过自己的小日子,那么今天这件事,你也得自己解决,否则岂不是让外人说话?说爹爹我说话不算话?香姨娘顿时萎靡,自己本想着借爹爹之手来平复这件事,从而使得自己还可以在那帮外面的“朋友”面前保持一份清高,但如今,爹爹居然。。。。。。香姨娘冷汗涟涟。

这时候,败家子们闹得更加不像话了,而香姨娘的那些外面的“朋友”们更是居心叵测的鼓动和支持这件事,显见得根本就不在意香姨娘的死活,只想把她这个小门小户弄得支离破碎,一蹶不振方才罢休。而香姨娘依旧在犹豫,即便家里一帮正经的家人们也站起来开始反对那帮败家子,可是香姨娘依旧不敢也不愿出手处置这件事,她。。、。。。还是抱有幻想。

前天,听说爹爹派了很多人前往小圳兄弟家,香姨娘以为爹爹是真的看不下去了,要帮她摆平这件事。但后来又听说,这些人不过是为了爹爹的七十大寿做准备工作,其中最重要的准备就是防范在大寿之日,家里败家子们会跑到小圳兄弟家里闹事。至于香姨娘门户里的事,她还得自己料理。

河对岸的无人机在天空中变幻着队形,多彩的灯光映照着水面,瑰丽奇幻,展示着当今小圳兄弟家的繁华,展示着爹爹家的强大。而此刻,,,,自己的门户内,一片墨黑中,传来阵阵诡异的啸声,犹如野狐之鸣。这。。。难道就是那颓败之声?自己曾经光鲜的门庭终将成为野狐繁衍的残垣之所?

不知道什么时候,香姨娘的耳边轻轻传来一阵轻轻的歌声“云儿飘在空中,鱼儿藏在水中,早晨太阳里晒渔网,迎面吹过来大海风。。。。。。”那个旋律,香姨娘依稀似乎进入到梦中,在梦中,她依然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名媛。。。。只不过,为什么自己的手里却拿着一支补网的梭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